天价稿费?政治专业大学生回忆:66年前,买不到毛主席的书!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新中国史

对毛主席“管家”吴连登关于“亿元稿费”谣传真相澄清之外的一点补充! 

天价稿费?政治专业大学生回忆:66年前,买不到毛主席的书!

长期以来,有一些人,及某些报刊,编造出种种如︰“毛泽东千万稿酬”、“亿万稿酬”等等文章,在社会上引起很多负面效应!

毛泽东“管家”吴连登在网络上,系统地介绍了毛主席稿费的有关情况。他用无可辩驳的事实澄清了所谓的“争议”和“内情”,还毛主席一个清白、公正、无私。

这里,我将自己的回忆中,与毛主席的稿费有关的两个片段,抄录出来,对毛泽东管家“吴连登”的澄清说明作点题外的补充。

如果,用当前现实的社会现象来推理,说毛主席有“千万稿酬”、“亿万稿酬”,并不过分,不要说搞什么“新闻发布会”、“签名售书”等等,只要允许毛主席著作正常发行,毛主席成为“千万”、“亿万”“富翁”,也当之无愧!

毛主席的稿费共有124万元人民币,应该有两个来源︰一个是国外,“一些社会主义国家,尤其是广大的第三世界,翻译出版了很多毛主席著作,经常给毛主席汇稿费过来”(毛泽东“管家”吴连登语),另一个是国内,wg前国内有稿费制度,《毛泽东选集》(四卷,称「毛选四卷」,是当时市面上公开发行的,毛主席著作版本),同样是付给稿费的,但国内这部分数量应该很有限。

wg前,65年8月,我考入甘肃师范大学政治教育系,全年级三个班,分政治、教育两个专业。“毛泽东思想”课是我们政治专业的重要课程,到上课时同学才发现,没有教材,到学校图书馆和系资料室都借不到《毛选》,同学们跑遍了兰州各大小“新华书店”都无《毛选》可卖。

当时国家的气氛很浓,各条战线“学习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、先进人物”不断涌现,“活学用毛泽东思想”,“读毛主席的书,听毛主席的话”,已经成为人们尤其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和行为标准。

天价稿费?政治专业大学生回忆:66年前,买不到毛主席的书!

我们政治专业的学生,无《毛选》可读,大家的心情可想而知了,都很着急,但又很无奈。

对这种现象,我当时总是想不通,这是为什么?这个谜底直到wg开始,才传出真相来,所谓与稿费有关。

不久,65年国庆节就要到了,9月底有一天,老师给我们透露,国庆节这天,附近新华书店有少量《毛选》可售,并特别叮嘱我们,一定要半夜去排队!  

这当然成了我们国庆期间最期望的一件高兴事了,经常商议着一定要买到!

65年9月30日下午,晚饭时几个同桌吃饭的男女同学,开始议论晚上什么时候去排队?有的说天亮以前,有的说大半夜,总之要深夜出发,可是大家为难了,男女生不在一幢楼,分住几个宿舍,怎样估计时间,去敲门叫人,保证大家汇合?不知谁冒出一句,“我们晚上不睡觉了,排队去!”当即,大家立刻赞成!并约定晚饭后,在东校门口见面!

天价稿费?政治专业大学生回忆:66年前,买不到毛主席的书!

我们政一甲班男女同学6人,如约到齐,大家边走、边聊天,沿黄河岸边走了一段,天已完全黑下来了,大约9点左右,来到安宁区十里店新华书店门口,面对昏暗的路灯,尘土飞扬的沙石马路,街道两旁农民无砖瓦的土木小平房,我们背靠书店关闭着的门窗土墙,开始排队坐下来,等待着明天的到来!

应该说我们当时的心情与精神,并不亚于我在北京鸟巢售票处前,看到为购买一张奥运赛场的门票而拥挤的人群,在高温下排队两天并由此而晕倒的球迷们!

每个不同时代,有着各自不同的追求和目标,留着不同的时代的烙印,年轻人的狂热,总是代代相传,具备不易衰变的共性。

我们6个人,主要来自省内及个别外省的不同中学,开学时间不长,大家互相并不熟悉,各自谈家乡的风情,谈中学的师生,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,时间过的很快。  

大约12点左右了吧,两位国庆巡逻的公安人员发现了我们,走过来询问,同学们一一作了回答,他们还是不能相信,不肯离去,我便冲了一句︰“这也值得怀疑吗?”,两位倒也不那么严肃了,离开时叮嘱我们,“小心着凉”!

到下半夜,外系的几个同学赶来了,以后陆续有人在不断的延长这个队伍,天亮时,队伍已经排得很长、很长了。

直到上午9点左右,我们排在最前边的人终于拿到崭新的《毛选四卷》,当轮到我时,无意间发现旁边柜台上摆放着另外一种样式的《毛选四卷》,那种大开本的黄绿色的封皮,上中央印有毛主席的半身像,深深的吸引了我,心血来潮,多花了一天的伙食费,买了一套“平装本《毛选四卷》”。后来同学们取笑我,白排了一晚上队,因为“平装本”购买并不需要排队。

回校的路上,看见长长队伍中的相识的同学,告诉他们“回学校吧,别排队了!”,因为,柜台上的几捆尚未拆封的待售数量与等候的人群,真是“杯水车薪”,实在不成比例!

68年8月以后,“wg”已进入全面大联合阶段,各级“委员会”已经成立,开始“横扫一切牛鬼蛇神”。为适应这种新的形势,系上成立了“hong卫兵zhuan政小组”,系“ge委会”通知我担任组长,负责对他们的24小时监管,集中住宿、吃饭,学习、劳动、反省、交待,随时接受群众批判。

这个zhuan政小组设在系资料室,即人们通常称为“牛棚”。随着运动的深入,全系共送进“牛棚”的12个半人(1个人为代管)。

有一次,群众批判他们两人“反对和抵制毛泽东思想”,系上的教师借阅不到《毛选》,只能在资料室借读,不可带出门等等。他们俩人在写交待材料中不承认错误,我当即找他们来“训话”(当时对zhuan政对象称“训话”不称“谈话”)。

天价稿费?政治专业大学生回忆:66年前,买不到毛主席的书!

问︰  

“怎样不承认错误”?  

两人答︰“我们没有反对和抵制毛泽东思想”!  

问︰  

“怎么不多买几套(毛选)”?  

系总支书记答︰  

买不到啊!每年国庆节卖一次,还是照顾少数大学生需要,对单位不分配计划!

系主任答︰

我们已经争取了!其他资料只买一套,《毛选》,我们系已经有三套了!很重视了!

面对他们如此回答,我只好说︰  

没有事了,你们回去吧!

wg开始,才传出真相来,对毛泽东著作限量发行。  

“我不能取消你的稿费,我可以限制你的发行数量”。

也许是他们使毛泽东远离了“富翁”!  

“亿万稿费”之说,真正成为今天“造谣惑众”之说!

也许是他们“成全”了毛泽东成为终生的无产阶级领袖!

 

作者:彭振华,红色卫士整理

2019年5月28日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